当前位置:首页 >> 红路精神 >> 红路故事

红路上的一次秘密接头

作者:    来源:    添加日期:2018-12-26

1935年五月,时任中共宁安县委书记的李范五受命担任中共吉东特委组织部部长。五月中旬,他来到了牡丹江市新立街的一家豆腐坊,这可不是一家普通的豆腐坊,这是中共吉东特委的地下交通站。掌柜叫邸庆和,是反日会员,这家店就叫做邸家豆腐坊。地下交通站交通员张发在这里当伙计,平时就是扛豆腐盘子卖豆腐。

李范五来到豆腐坊,用暗语试探了下,张发对上暗语以后,知道这是新派来的特委领导,非常高兴地说:“小郝说你最近几天准来,今天一早我在水楼子那遇见小郝,他还问你到没到呢?你先喝碗豆浆,歇息—会儿,我马上去找他。”说完,他扛起豆腐盘子就走了。小郝是共青团特委书记张林,化名小郝。事先按照吉东特委书记吴平,即杨松的要求,李范五须在一周内赶到牡丹江和张林结头。于是,李范五抓紧时间作好工作交接,便起身来到牡丹江。

中午时分,一个头戴一顶破毡帽,身后背着装玻璃的箱子,箱子里有一把小葱,手里提一瓶酒走进邸家豆腐坊。这人就是张林,他当时的掩饰身份是玻璃匠。两人一见面从心里发出喜悦,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张林打开酒,倒了两杯,又拣了两块豆腐,对李范五说,来来,我为你接风洗尘。

两人边吃边聊,席间张林告诉李范五,他在水道街给李范五租了一个小门市房子,已经雇了一个面包匠,李范五的公开职业是面包铺的掌柜。在面包铺的后院有一间半房子是为李范五和妻子田孟君准备的住处。吴平的公开职业是小杂货店的掌柜,雇个年轻姓王的给他当小伙计,地址在现在的牡丹江市新二条路六十一号。李范五的房东叫张文刚,据张林介绍他也是反日会员,但他并不知道我们的真正身分。李范五住的那条街的东头有一个水塔,距水塔二百米处有一个用木板钉的公用厕所。两人约定利用这个公厕做为联络的信号——外地来人就在厕所上用粉笔画个口朝下的小圆圈;省委或四、五军来人就在小圆圈里画个十字。两人吃完饭,交待好工作,李范五也正式开始了在吉东特委的工作。

两个人会面的邸家豆腐坊是中共吉东特委的地下交通站。接头联络点有:海浪桥头附近地下党员张常德家的菜园子,长安街路北的德发客栈,通信点有惠存厚药店、老铁北的大同栈。

为了安全起见,特委还有许多暗号,平日里要时刻小心谨慎。在李范五的门前有一座小木桥,张林在桥边放了一块石头,李范五和吴平每天出门首先要观察一下石头,根据石头位置变化情况,便知住处周围安全情况。有时,要与张林联系也用这块石头的位置变化情况通知他。有一次张林发现石头棱角朝西,而且离开原来位置一尺多,按照原定的暗号是警告特委的同志不要到我们的住处。这就是说在李范五的住处发生了情况。他马上警惕地躲在厕所里,从板缝里观察我的住处究竟出了什么事?直到他看见李范五和田孟君提着筐出门买菜,他才放心地离开。后来才知道,那天张林在李范五的住处附近绕划了三个多小时。

当时吉东特委地下交通站的交通员还有张哈和张发。张哈负责跑兴凯湖的国际交通线,经常去半截河,“二人班”屯、挡壁镇等各个交通联络点,有时也越过兴凯湖去海参崴工作站。跑哈尔滨满洲省委的交通员是张发,他俩住在邸家豆腐坊,平时没有任务就帮助邸庆和卖豆腐,借以掩护身分。这个小小的豆腐坊在红路上发挥了重要作用,许多重要的文件和工作都是在这里完成的,今天早已找不到豆腐坊,但豆腐坊的故事永远留在人们的记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