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路精神 >> 红路研究

莫斯科东方大学(下)

作者:    来源:    添加日期:2018-12-26

(接上期)中国班不断扩大的同时,整个东方大学的规模也是不断扩大的。到1924年,东方大学已成为苏联国内最大的共产主义大学,有160多名教师和60多个民族的100多名学生。在外国部中,中国学员约占三分之一。

中国班开设的课程是根据中国革命的需要所拟定的,主要侧重于政治理论,如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国际工人运动史,以及马列主义经典著作等。教师由苏联人担任。课余时间,他们还参加晚间站岗和休息日义务劳动,走访工厂和农村等实践活动。不少学员还翻译马列著作、撰写论文,并把成果寄回国,从而扩大了马列主义在中国的传播。

瞿秋白

瞿秋白也曾在东方大学短暂任教。他知识渊博,选教材、备课认真,讲究教学方法,诲人不倦,循循善诱,对学生也很关心,故而颇受学生欢迎。不过,他在东方大学任课时间不长,便于1922年底应陈独秀之请回国工作。为训练学生政治思想工作的能力,鼓励大家努力学子奔赴莫斯科学好各门功课,进一步提高政治觉悟和理论水平,中国班利用课余时间开展频繁的党团活动,共同切蹉,互相激励,互相帮助,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

国内党组织对留苏学生十分关心。中共领导人每次赴苏,都要前去看望中国班的学员。例如,1922年11月,陈独秀、张太雷出席在莫斯科召开的共产国际第四次代表大会时,便专程去东方大学看望,鼓励中国班学生努力学习,回国更好地投入革命。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李大钊于1925年夏出席共产国际“五大”时,还特地为中国班学员讲授中国近代史,介绍、分析中苏关系以及国内革命形势的迅速发展情况。

除了中国班以外,为了适应中国国内国共合作之后形势迅速发展的需要,东方大学还区别不同情况,为中国学员开设了三个教学班。一是工人班,培训工人出身的中国学员。根据他们文化水平普遍较低的实际,开设俄语、政治常识、经济地理、东方革命史、西方革命史、列宁主义定义等课程。二是知识分子班,培训中国党组织选送来的具有较高学历或较高文化水平的知识分子党员,在教学上以提高为主,兼及研究。三是针对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中共军事斗争的需要而开办的军事速成班,通过短期培训,为中国共产党培养开展武装斗争的骨干。当时,共产国际和中国共产党从各地选送了六七百人进入此班学习。在实际上,分成十几个小班。班级的总负责人是马斯洛夫,教师都是苏联人。由于语言不通,让许多中国班的毕业生前来充当翻译。开设的课程集中为政治课和军事课。政治课有列宁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革命运动史等,军事课有战略战术、简易工程兵学等。由于莫斯科的冬天严寒,所以集中在课堂学习理论,利用春天和夏天进行野外实习。

1925年秋,莫斯科中山大学创办,东方大学的部分教员和中国学生转到中山大学。1927年,苏联共产党内掀起了激烈的反对托洛茨基派的斗争,留苏的中国学生中有不少人因托派观点影响而受牵连,再加上东方大学军事速成班的学员们向校方提出改良课程,故而与学校方面产生了尖锐的矛盾。因此,中山大学校长米夫及其追随者王明等人趁机提出,待军事速成班结束后,将东方大学的中国班并入中山大学,理由是借此统一中国学员在苏联的学习。尽管东方大学校长苏勉斯基坚决反对,合并的意见还是被批准了。至次年秋,东方大学中国班正式并入中山大学。1930年中山大学停办之后,东方大学重新开设中国班。1937年,东方大学分成两个独立的单位,一个是只收苏联学生的东方大学,另一个是只收外国学生的民族殖民地问题研究所。1938年,东方大学停办。在莫斯科东方大学的10多年间,红色之路曾输送了近千名中国学生入东方大学学习,为中国革命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