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路精神 >> 红路家训

苏子元:胸怀大爱传和谐家风

作者:    来源:    添加日期:2018-12-29


历经磨难  初心不改

苏子元在绥芬河工作了不到一年。当年寒假,他回到哈尔滨继续开展地下工作,由于身份暴露,苏子元不得不奔赴苏联学习,并开始为苏联红军做军事情报工作,成了一名共产国际的红色特工。

在白色恐怖弥漫的险恶环境中,苏子元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搜集了大量日军情报,为我党在东北地区的发展壮大作出了重要贡献。

在丽丽看来,父亲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也承载了太多的坎坷和磨难。

1937年,苏共肃反扩大化,苏子元和妻子朱绍华因此受到了牵连,夫妻二人被流放到西伯利亚,罪名是日本间谍。苏子元被监押、判刑、劳改了18年,妻子朱绍华被劳改5年。1953年,在西伯利亚流放的苏子元,反复地上诉,伏罗希洛夫元帅为他平了反。

19563月,苏联依旧寒风凛冽,结束了18年的流放生活,苏子元和妻子带着女儿丽丽,终于踏上了回国的路。

在苏子元回忆录的“尾声”部分,他写道:“列车驶进北京站,第一眼看到的是盛开的迎春花,使我感到春意盎然。这对我这个度过严冬的人,在心灵上是一种莫大的鼓舞和慰藉。”

到北京之后,苏子元应老战友温济泽之邀,到广播事业局工作。丽丽被送进当时条件最好的小学——中直育英小学学习。丽丽记得,父亲一回国就马上投入了工作。他谈起工作总是激情洋溢,伴着强劲的手势,让人感到父亲似乎要将以前流放的光阴都弥补在工作上。父亲对待工作是那么雄心勃勃和充满激情,但在生活和物质上,却又是那么随和淡泊。回国后,单位给苏子元分配了一个四室一厅的房子。当他得知,几个刚到单位的年轻人还没有地方住时,就让他们都住到自己的家里来,说自己家人口少,住不了那么多房间。1960年,父亲苏子元因一篇稿件,被定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被停止了工作。直到19799月,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才为父亲平了反,撤销了“右倾反党”罪名,改退休为离休。平反后,父亲也恢复了一些领导待遇,包括分配了新的住房,但父亲没有要,还是住在原来的家里。

丽丽说,晚年的父亲思路敏锐,甚为健谈,对往事记忆犹新,丝毫看不出他内心积淀多年的磨难和悲怆。从父亲身上,丽丽也学到了淡泊名利,以达观的态度面对苦难。

崇尚学习  倾心向善

1904年,苏子元出生于一个穷苦人家。在旧社会,有钱人家的孩子才能上学,穷人家的孩子是与读书无缘的。只是贫穷,并没有限制他的求知欲。8岁那年,苏子元在给人家放猪时,听到学堂里书声朗朗,就来到学堂外偷听。看着老师在黑板上写字,就在心里默默地记住,再用树枝在泥沙上写。渐渐地,他竟“偷”学了不少知识。后来,学堂里的先生发现了这个墙外的“桃李”,十分欣喜,就免费让他进了学堂。就这样,苏子元没有辜负学堂先生的期望,以每年都是第一名的成绩,念完了小学五年的课程。

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苏子元一边打工一边求学,树立起“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使命感,在求索知识的同时,他开始了对国家命运的思索,并逐渐成长为一名有着坚定信仰的中国共产党党员。

在丽丽眼中,父亲一生求知若渴、崇学向善。平时总在读书学习的苏子元,也在女儿的心中,种下了崇学向善的种子。回国后,苏丽丽与父亲在一起的时间不多,因为印象中父亲总在忙工作和学习。可只要一见面,父亲就会督促她学习。父亲一直教导她要爱读书、做一个正直善良的人。

文革时期,父亲不支持苏丽丽参加批斗老师的运动。父亲告诉她,老师是传授给我们知识的人,我们应该尊重老师。父亲劝她把这大好的时光用来读书学习。后来,苏丽丽就干脆不去参加批斗运动了。因为文革,苏丽丽没能念完初中,但她听从父亲的教诲,工作后边上班边学习,每天上夜大,坚持读完了大学课程。

胸怀大爱  收养孤女

1956年,苏子元结束了18年的流放生活,来到了西伯利亚的干什克,找到了妻子朱绍华。夫妻久别重逢,苏子元格外激动。这时,他发现妻子身边多了一个鄂伦春族的6岁女孩,这个孩子就是苏丽丽。

原来,丽丽的亲生父亲是一名铁路工人,母亲生她时难产去世,这个铁路工人没办法,打听到朱绍华为人善良正直,当地的群众非常敬重她,遇到难事常常请她帮助解决,便委托朱绍华暂时替他抚养孩子。这一养就是6年,而铁路工人再也没有回来找孩子。

在回国前夜,妻子朱绍华问苏子元:“咱们回国,这个孩子怎么办?”苏子元想都没想就说:“带回国。这个孩子是老天爷赏给我们的,她就是我们的孩子。”

关于自己的身世,丽丽是18岁那年才知道的。那天,母亲朱绍华在清晨送她去上学时突然倒地,没有留下一句话就走了。苏丽丽感到异常悲伤,但接下来的这场谈话,让她受到了强烈的震动。

丽丽从父亲苏子元的口中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从小到大,丽丽一直觉得自己就是父母手心里的宝,只是她会奇怪别人的父母为什么那么年轻,而自己的父母却那么老,她上小学时,父母就已经54岁了。这些年,他们给予丽丽的爱,是那么无私而伟大,让她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身世。

从那一刻起,她对爸爸妈妈的爱,也得到了升华,并且决定把这份爱,全都放在年迈的爸爸身上。

螟蛉”反哺  安度晚年

苏子元和朱绍华用高尚的品格收养了丽丽,将她抚养成人。感恩的丽丽,决心回报父亲无私的爱。于是,18岁的她开始学习炒菜、做饭、算计着花钱、洗洗涮涮,甚至飞针走线……总之,她明白,清贫的生活应如何去过。

丽丽说,自己很听父亲的话,很少跟父亲发生不愉快的冲突,但有一件事,她没有听父亲的。那就是21岁那年,她选择的男朋友,也就是现在的丈夫赵世英。赵世英个头适中,皮肤白晳,文静细致。这不合苏子元的心意,他对丽丽说:“富强粉做的,可别是绣花枕头!”当时,赵世英还是个学徒工,但苏丽丽认准了这个男人,苏子元也没有强烈反对。后来,赵世英从工人、班长、工段长、车间主任……一步一个脚印地干到厂长。他扎扎实实的成长,使苏子元一天天对他器重起来,直到后来,两人情同父子。

1975年,丽丽与赵世英结了婚。这个原本只有两口人的残缺的家,开始有了生气。特别是小外孙女的出世,给苏子元的生活带来了更多的快乐。80多岁的苏子元,身子骨还很硬朗。寒冬时节,北风刺骨,连年轻人都巴不得缩在温暖的房间里,他却照旧挺直了腰板,到大街上去散步!他看上去没有忧愁,精神轻松地和小外孙女争着看电视。

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情。

历经沧桑后,苏子元在晚年迎来了安定平和的生活。他的晚年是幸福的。幸福得每日醒来,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笑。而这幸福、和谐的家庭气氛,也被丽丽传承下来。

不幸的是1998年,丽丽患上了结肠癌。爱美的她,在一次次化疗中掉光了头发,但依然坚强乐观地面对疾病,照下自己的光头照留作纪念。在战胜了结肠癌后,2015年她又患上胃癌,胃被切去四分之三。手术后丽丽的体重只有80斤,医生对赵世英说,必须让丽丽的体重超过100斤,这样才有能力抵抗病魔。于是,赵世英就变着花样给丽丽做好吃的,丽丽的体重很快恢复到手术前。

丽丽是坚强和幸运的,几次患癌都没有击垮她,这些年,她一直在与病魔抗争着。她说自己活到现在要感谢两个人,一个是她父亲,从父亲身上她传承了坚强乐观;第二个人是她丈夫赵世英,这些年如果没有他精心的照顾,她也挺不过去。

1994年,90岁的苏子元带着幸福安祥,离开了这个世界。24年后,女儿苏丽丽来到父亲生前生活、工作和战斗过的绥芬河,以这种方式怀念父亲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

作为父亲,苏子元留给女儿的两个人生礼物——爱和坚强,让丽丽受益无穷。因为,这已成为她幸福生活、与疾病抗争的精神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