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路精神 >> 红路人物

红路先锋——张闻天

作者:    来源:    添加日期:2018-12-26

张闻天在1925年入党后不久,即赴苏联中山大学学习。当时在上海的张闻天听说莫斯科创办了一所用“孙中山”命名的大学“中国劳动者孙逸仙大学”,目的是为国共合作的中国大革命培养政治骨干,正在招收第一期学生,张闻天毫不犹豫地报了名。1925年10月28日晚,张闻天提着简单的行李,悄悄来到外滩海关码头,登上一条小划子,在茫茫夜色中向吴淞口驶去。吴淞口外,一艘苏联运煤船正静静地等候在那里,它要返回海参崴,顺便将这批留学生偷运到苏联去。

这一批赴莫斯科中山大学留学的青年共一百多人,来自京津地区的北方党员和到上海集中的南方党员各占一半,他们是前往莫斯科中山大学的第一批学生。他们大多是共产党员或共青团员,带路的是杨明斋。在茫茫海上航行了半个月,在1925年11月10日前后,船抵海参崴。杨明斋等先上岸联系,很快安排好了火车。黄昏时分,张闻天和同学们坐上西行的列车,当夜就向莫斯科进发。那时火车头靠烧劈柴生火,每走几站就要停下来搬运木柴上车。一路上走走停停,经过将近半个月,于1925年11月23日抵达莫斯科。

1928年,张闻天中山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员。同年9月,张闻天由共产国际东方部与联共中央选送,进入红色教授学院深造。同时被选送到该学院学习与研究的有王稼祥、沈泽民、郭绍棠等人。位于莫斯科克雷姆河畔的红色教授学院是苏联的最高学府。张闻天等入学在旅莫中国学生中反响很大。大家都戏称张、王、沈、郭为“四大教授”。在苏联留学期间,张闻天还参加了中共六大并为六大翻译了不少材料。

1931年,张闻天和杨尚昆一起沿着红路,历经艰险回国继续投入火热的革命斗争之中。1945年,东北光复后,张闻天主动向中央提出到东北从事实际工作的请求。由刘少奇电报给当时在重庆谈判的毛泽东,转告了张闻天的请求。张闻天的请求很快得到党中央的批准。张闻天在10月下旬乘飞机离开延安的,那几天刚好有一架美军飞机到延安,张闻天就同高岗、李富春等11人搭这架飞机飞抵河北邯郸。然后由陆路前进,或骑马,或坐大车,后来换乘火车来到了哈尔滨。哈尔滨当时是北满分局所在地,书记陈云已先期到达。在哈尔滨,他和陈云一起起草了《对满洲作的几点意见》,并得到了中共中央的完全同意。他们提出的东北战略方针,在重大的历史转折时刻、新的复杂条件下,成功地运用了毛泽东关于“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的策略思想,是把党中央夺取东北的战略决策同东北复杂多变的实际情况结合起来的一个范例。之后毛泽东为中央起草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的指示,指明东北斗争的艰苦性,确定党在东北的任务是在距离国民党占领中心较远的城市和乡村,建立巩固的根据地,发动群众,逐步积累力量,准备在将来转入反攻。

张闻天还同陈云商量了今后工作的安排。他指着地图说,佳木斯这一片,像一把沙发椅,背靠苏联,一边是朝鲜,是极好的战略后方。陈云就说,那你就到那里去吧。于是,报东北局并中央任命张闻天当合江省委书记。12月7日,张闻天肩负着建立巩固的战略后方的使命,离开哈尔滨,前往合江省省会佳木斯。当时,哈尔滨到佳木斯的铁路尚未恢复通车,所以,张闻天绕道牡丹江前往,12月8日抵牡丹江市,在这里听取了工作汇报。由于这里到佳木斯的铁路也不通,12月13日,张闻天一行只得分乘两辆苏军卡车,离牡丹江赴佳木斯。时值隆冬,行至林口,突然遇到叛匪袭击,护送的苏联红军用转盘冲锋枪扫射,将土匪赶走,张闻天一行就在林口火车站旁的苏军司令部里住了下来。经了解,林口所在的勃利地区,本来已由我方控制,这两天收编的武装土匪部队突然叛变了。同行的合江军区司令员方强建议张闻天暂时不去佳木斯,由他和几个军队干部先去。经请示北满分局同意,张闻天等人遂折回牡丹江市。

张闻天不愿意耽在城市里,他想利用这个时机进行典型调查和建立根据地的试点工作。他征求了牡丹江省委书记李大章的意见,决定化名“张平之”,以北满分局代表的身份前往宁安蹲点,同时指导整个牡丹江地区的工作。当时我方还没有站稳脚跟,国民党在宁安有相当大的势力。1945年10月,成立了宁安国民党党务专员公署,并组织三青团、蓝星社,进行反动活动。同时,国民党又委任两个惯匪郑云峰、马喜山为牡丹江省先遣军正副司令。他们盘踞宁安县南部山区乡村,奸淫掳掠,扩充实力,威胁着宁安县城和牡丹江市。张闻天带领十几个干部来到宁安时,面对的就是这样一种严峻的共产党和国民党互相争夺的局面。宁安这座古城到处留有战争的痕迹,炸毁的江桥没有修复,工厂没有复工,发电厂也没有修好,夜里一片漆黑,还不时听到城里城外零星枪声。

张闻天在12月20日左右到宁安后,即向县里干部作了《目前时局和任务》的报告,提出宁安县和牡丹江地区当前的主要任务是:大胆发动群众,进行剿匪斗争,解决土地问题,建立可靠的军队和新政权。张闻天在宁安蹲点四个多月,基本上完成了这些任务。短短四五个月,他领导了反奸清算、清剿土匪、分配土地、建党建政等工作,迅速改变了敌伪残余和国民党势力猖獗的局面,将宁安建成一个初具规模的根据地,并在实践中初步形成了比较切合东北实际的一套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