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路精神 >> 红路明珠

绥芬河系列篇之绥芬河火车站

作者:    来源:    添加日期:2019-01-04

绥芬河火车站候车室位于绥芬河市站前路24号,始建于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1900年6月,绥芬河火车站主体落成,时称“五站”或“边境站”。

这座二层的建筑是典型的俄式建筑,黄色墙体,黑铁皮屋顶,室内镶木板围墙,地面为黑白相间的水泥砖地,中间为宽敞高阔的候车室,两侧分别设有售票室、贵宾室、会议室、办公室等。一百多年过去,车站整体结构和风貌没有大的变动。绥芬河火车站候车室为修建中东铁路而建,但后来随着中共的成立,在此建立了绥芬河第一个党支部——绥芬河站党支部,成为红色之路上播洒革命火种的摇篮。

早在十月革命爆发前,列宁领导的俄国社会民主党就曾经派党员在绥芬河等中东铁路沿线从事革命活动,利用跨国铁路的优势传递进步书刊,在中俄工人中宣传马列主义,开展工人运动。绥芬河铁路工人先后四次参加了中东铁路全线大罢工,积极有效地支援了苏俄红军保卫十月革命成果,有力声援了“五四”运动。1919年,列宁领导的共产国际成立后,这里又成为中东铁路联结中苏开展工人运动的重要枢纽。

1921年,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在绥芬河建立了秘密国交通站,并在上海、北京、大连、哈尔滨设立交通联络处,莫斯科至北京、上海的国际交通线开通。

1922 年初,中共党员马骏受党组织派遣,从天津回到家乡宁安, 专程到绥芬河、牡丹江等地向铁路工人和知识分子传播马列主义, 开展反帝反封建斗争。同年,中共北京区委委员、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北方分部主任罗章龙以中东铁路为主线,以绥芬河为重点,了解工人运动情况。在入住的绥芬河铁路公寓(今大白楼)给工人演讲,指导工人运动。他在报告材料中明确提出中东铁路的中国工人受“十月革命”影响较早,工人觉悟高,已经具备建立党组织的条件。

1922年7月,中共二大做出决定加入共产国际。随之,中国共产党派党员在中东铁路沿线积极开展建党工作,并在绥芬河等地建立了国际地下交通站。  

1923年,“二七”惨案发生后,中共北方区委将工作重点转向东三省,派陈为人、李震瀛来到哈尔滨加强建党工作,同时承担国际交通任务。从此, 绥芬河国际交通站成为中国共产党经“上海—(北京)—哈尔滨—绥芬河—海参崴—莫斯科”与共产国际联系这一红色地下交通线上的重要枢纽。

绥芬河党组织建立比较早。1923年,参加过京汉铁路大罢工的共产党员胡玉忱来到绥芬河机务段,成为一名修车工人。经过近两年的秘密工作,1925年,胡玉忱在绥芬河铁路地区建立了党支部,命名为绥芬河站党支部,当时,党员仅有3人,分别是胡玉忱、杨冒槐和苏子元,负责人是胡玉忱。党支部成立后,在绥芬河铁路地区开展地下工作,秘密传播共产主义思想、发展地下党员,拉开了该地区红色革命的序幕。

1926年5月,为了加强绥芬河地区党的工作,中共北满地委在绥芬河组建了中共绥宁特支,绥芬河站党支部改为党小组,胡玉忱担任党小组组长。1926年末,中共北满地委撤销绥宁特支,又恢复了绥芬河站党支部。此后,绥芬河站扳道员单殿元担任绥芬河站党支部书记,他还担任绥宁中心县委与中共满洲省委的交通员,同时负责领导铁路赤色工会工作。

1932年春夏之交,海参崴太平洋工会中国部主任杨松来到绥芬河,确定绥芬河站党支部书记单殿元担任绥芬河国际交通站的负责人,负责与海参崴太平洋工会秘书处和各交通站进行联络。绥芬河国际交通站立即开展工作,单殿元安排团组织负责人、绥芬河机务段工人李春荣去国际列车上当清扫员,利用这个身份在绥芬河至格罗捷克沃的铁路线上为中苏两国的共产党组织传递信件。绥芬河站党支部还以李春荣家作为中共地下联络站,经常掩护党员和团员在那里开会,中共满洲省委巡视员杨松在绥芬河活动时也常住在这里。

1933年,绥芬河站党支部组织了四五十人的慰问团,携带毛巾、袜子、饼干等物品到穆棱慰问前线抗日官兵。他们还将绥芬河及牡绥铁路沿线的广大民众积极组织起来,以各种形式支援抗日前线。

1935年至1936年,李春荣遭到日军怀疑,先后两次被日本守备队和宪兵队逮捕。在狱中饱受折磨的李春荣没有屈服,以坚强的革命意志保护了铁路地下党组织的安全。李春荣被捕后,党组织积极开展营救,通过对一名日本翻译做工作,加上铁路工友的联名担保,李春荣获救。1938年8月,中共吉东省委书记宋一夫叛变,日军在全省进行了大逮捕、大屠杀,中东铁路地下党组织也遭到了严重破坏。绥芬河站党支部停止了大部分活动,但国际交通站的部分同志仍然秘密从事口岸护送工作。

1938年9月至1945年,在日伪极端残酷的统治下,绥芬河站党支部保存下来的力量虽然和上级组织多次失去联系,但仍然坚持地下斗争。一直到1945年8月9日,苏联红军突破日军防线进入绥芬河城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