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路精神 >> 红路明珠

绥芬河系列篇之绥芬河与十月革命

作者:    来源:    添加日期:2019-01-04

1900年5月28日,奥、英、法、德、意、日、俄、美八国联军为“剿灭”义和团以“保护使馆”为名,发动了一场侵略中国的战争,这就是臭名昭著的八国联军侵华战争。7月,沙俄出动5个军兵力以保护正在修筑的中东铁路为幌子,分别从六路大规模入侵中国东北,其中第四军从海参崴出发,经绥芬河、珲春、宁古塔等地。沙俄军队所到之处奸淫妇女、烧杀抢掠,无恶不做,激起了人民的无比愤慨。全国爆发的义和团运动很快波及到中东铁路东线,中东铁路建筑工人纷纷离开工地支持义和国运动,工程停工达8个月。  

1902年,刘永和的忠义军曾达20万人,他们在“御敌寇,复国土”的口号下,出没于哈尔滨到绥芬河的铁路线上,在绥芬河、横道河子、下城子等地不断袭击沙俄军队驻地。4月,沙俄被迫同清政府签订《交收东三省条约》,俄军分三批撤离东北。至此,沙俄乘八国联军侵华之机妄图独占中国东北的计划遭到破产。

自沙俄侵占绥芬河以来,绥芬河人民一直不间断地斗争。1903年,曾在绥芬河当过伐木工人和筑路工人的王林毅然组织数百义民,竖起“批俄救国被逼为寇”的义旗,进行反抗沙俄的斗争。他追随东北义和团首领唐殿荣和忠义军首领刘永和等人,出没于松花江和中东铁路东线一带,开展抗俄活动,因此,吉东八县广大地区农民都信仰他,拥护他。1907年5月29日,抗俄起义军袭击绥芬河铁路护路队,伊万诺夫等4名沙俄军官被击毙。

修筑中东铁路的工人除中国工人外,还有俄国工人,特别是技术人员多为俄国人。绥芬河铁路工人由于地缘、人缘关系,在十月革命数年前就受到俄国共产党的影响。1907年,中东铁路的中俄工人曾一道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使绥芬河铁路工人较早地知道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苏维埃、劳工神圣、阶级等富有革命意义的新名词,绥芬河是最早传播马克思主义的渠道之一。

十月革命爆发后,给绥芬河传来了十月革命的信息,了解到俄国劳苦大众通过暴力革命,武装夺取政权,成为社会主人的过程,这对绥芬河人民是极大的鼓舞。他们从俄国十月革命中看到了自己摆脱贫苦命运的希望,增强了斗争的勇气和信心。十月革命后,曾有数以万计的华工陆续从俄回国,带回许多振奋人心的“工人国”的真实消息,还带回了许多苏俄的报刊和《无产者》、《劳工神圣》、《华工醒时》等革命小册子,在中东铁路包括绥芬河各站传颂苏俄工人阶级的新生活境况,使人们向往十月革命,向往“工人国”。

1917年11月,在苏俄红军向盘踞在远东的沙皇自卫军进剿的关键时刻,为欢庆十月革命的胜利和反对白俄控制中东铁路,包括绥芬河站在内的东线各站的工人举行了十天大罢工,各站堆积的粮食不能运出,对白俄震动很大。有效地截断了沙皇自卫军的军火和军需品运输,打乱了帝国主义干涉军的行动计划,对支援苏俄红军、保卫十月革命的成果,扭转远东局势,发挥了重要作用。

1919年3月,中东铁路实行国际共管后,高尔察克白匪政府发行的西伯利亚纸币,称为“新帖”、“鄂币”、“黄条子”不断贬值甚至分文不值,引起中东铁路工人极大愤慨。绥芬河、横道河子、下城子、一面坡各站工人连续举行多次罢工,铁路当局被迫答应工人提出的条件,罢工斗争充分显示了联合起来的强大力量,抗俄烈火越烧越旺。自1918年至1920年,由哈尔滨铁路总工厂牵头,中东铁路各站包括绥芬河铁路工人参加的全线大罢工就达四次,有力地声援了俄国十月革命,有力地声援助了五四运动中北京学生的爱国行动,工人阶级以新兴力量的姿态登上了中国的政治舞台,为中国革命开展和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列宁对此给予高度评价“中东铁路的罢工,是中国工人阶级和俄国铁路工人的行动”。

此外,在十月革命的影响下,朝鲜族早期共产主义者建立了朝鲜共产党上海支部,通过各种渠道在东北包括绥芬河在内的朝鲜族居住地传播马克思主义,建立和发展社会主义团体,出版发行了《共产》、《曙光》、《赤旗》、《新世界》、《东方共产新闻》等朝文报刊,还翻译出版了朝文版的《共产党宣言》、《俄罗斯共产党政纲》、《我们无产阶级前进的方向》等广为散发,对马克思主义在绥芬河的传播也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在十月革命和五四运动的影响下,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青年知识分子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带头到工人中进行宣传和组织工作,从而为中共绥芬河地方党组织的建立和国际秘密交通线的成立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和阶级基础。